筹款中 24岁尿毒症青年的悲痛人生

受 助 人:康丰荣

地址: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牛鼻摊镇北街

已 募 集:30.91

目标金额:1000.00 元完成:0.09%

发布时间:2017-06-13

我要行善

分享到: 更多

受助人信息

姓 名: 康丰荣

性 别: 男

手 机:

单 位:

职 务:

项目发起方

黄大仙祖宫

项目联系人

姓 名: 张逸群

手 机: 0579-89119415

最近捐助

    我叫康丰荣,今年24岁,家住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牛鼻摊镇北街。就在2016年初,我生病了,被确诊为尿毒症。当这个消息晴天霹雳般传入我的耳朵里时,我如同所有绝症患者一样绝望、无助、彷徨。我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日,在医院透析这段煎熬的日子里,我开始回忆自己并不算漫长的生命过往……


    10岁以前,我也和同龄人一样拥有一个快乐的金色童年,虽然那时家境也算不上富裕,但毕竟双亲健在,父母浓浓的爱让我生活得无忧无虑,不用颤颤兢兢为了明天而担忧,不必殚精竭虑为了生活而拼命!那是我人生最初的十年,是每当午夜梦回,我笑着醒来的最最幸福的十年。当然,假如我的生命就此告终,也许那也将是我一生中最美的时光。10岁时父亲患上肝硬化,为了给父亲治病母亲散尽家财,花光了所有的积蓄,最后却仍然由于家境困窘,导致父亲的病情延误,于2004年3月份去世。

    没有了父亲的庇佑,从此以后,我便开始了与母亲相依为命的生活。父亲去世后家里几乎已是家徒四壁,为了谋生,母亲只得带着年幼的我离乡背井,到广州四处奔波。母亲文化程度不高,平时只能靠做点小工来维持日常生计。由于家庭困难,我也只能早早辍学与母亲一同做工,即便如此我们的日子也仅能勉强支撑着过下去。但好在一切顺风顺水,只要没有大事发生,我觉得就这样平淡地生活也很好。

    可无奈天不遂人愿,就在我们的生活刚有起色之时,我突然高烧不退,上吐下泻,一开始以为是吃坏肚子,在无任何积蓄的情况下勉强在家撑了几天。过后几天身体越发难受,出现了昏厥,嘴里伴红色泡沫痰。母亲见状大惊,连忙四处借钱,把我送进了医院,经医生检查,诊断为“双肾出现萎缩”。医生告知母亲,你的孩子得了尿毒症,肾已经衰竭,此刻生命有危险,需要紧急进行血液透每次500元的透析费,对于家境殷实的人家来说或许不算什么,可对于我们而言却着实沉重!


    病痛的折磨,加之治病的艰难,令我们度日如年。我还年轻,不想早死,我很想尽快好起来,用自己的双手努力让母亲过上好日子!可偏偏,现实对我们这个家却是如此的残酷!我有时候看着母亲憔悴的面容,常常会想自己这么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?不如死了一了百了。但是当某天我趁着母亲不在身旁准备结束自己的生命时,母亲突然去而复返,冲进来便抱着我大哭,她说儿啊你爸走的早,你要是也不在了叫我该怎么活呢?我求求你了,千万不要想不开丢下妈妈一个人在这世上……


    此刻我才幡然醒悟,原来离开不是成全,那只是自以为是的自私,只有懂得承担才叫爱啊!透析治疗,接着就被推进了ICU,母亲被吓得差点晕过去。因外地人生地不熟,借钱也有限,而医院费用又高,很快我们便难以支付高昂的医疗费用,只好拖着严重的身体随母亲回到本地湖南。

    回到湖南后,当地的医院告知已是尿毒症,若想保命就必须进行长期的血液透析治疗。但是透析只能维持生命,并非长久之计,只有肾脏移植才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工作。每次接受治疗都需要用很粗的针穿刺,母亲看到不禁痛心不已,仿佛那些针不是扎在我的身上,而是扎进了她的心里。

    看着我日渐萎靡的神色,母亲常常以泪洗面,精神几近崩溃……就在今年,家里的外公外婆相继去世,留下一个肿瘤的舅舅只好接回照顾,请大家伸出手救救我,救救这个雪上加霜的家庭吧!

 

  • 时间
  • 事件
  • 详细描述
  • 提交人
  • 容阳工艺 ¥0.20元2017-09-16 19:12
  • 王刚 ¥0.07元2017-09-14 19:28
  • 李俊芝 ¥0.64元2017-06-16 10:11